栏目导航

本港报马现场开奖结果 六和神算心水论坛 756061.com www66456老钱柜
六和神算心水论坛

当前位置:主页 > 六和神算心水论坛 >

宋元时代的通事与通事军-2019年精选文档

发布日期:2019-11-05 02:54   来源:未知   阅读:

  宋元时代的通事与通事军-2019年精选文档_初中作文_初中教育_教育专区。宋元时代的通事与通事军-2019年精选文档

  宋元时代的通事与通事军 通事在中国古代常用来指翻译人员,但在宋元时代,又被 用来指一种特殊群体,即因避罪、被掳掠等原因而寓居他国的异 族人,其中许多人原来的身份是驱口。蒙古与宋战争期间,南宋 曾利用这些人组建雇佣军,用以抵抗蒙古人。元朝也采取过反招 降政策,下令赦免这些人,并解除他们的驱口身份。因此,通事 在元代又有“回回通事”、“放良通事”等不同称谓。南宋灭亡 后,原来南宋的通事军人大都被收编进镇戍军系统――“通事汉 军上万户府”,驻扎长江下游的江阴、许浦,万户一职则由负责 收编工作的李占哥子李八撤儿及其后裔世袭。 通事,在中国古代常用来指翻译人员。有关元代的通事―― 翻译人员,台湾学者萧启庆先生《元代的通事与译史――多元民 族国家中的沟通人物》有过非常详尽的研究。不过,在宋元时代, 通事除指翻译人员外,还常常用来指另一种特殊群体,即因避罪、 被掳掠等原因而寓居他国的异族人。这方面的研究,尚没有引起 学界的足够重视。 一 通事的另外解释,最早的文献记载可见宋人李曾伯《可斋杂 稿》。李曾伯(1198-1268 年),字长孺,号可卿。《宋史》卷 420 有传。理宗在位期间,历任边阃,儒雅知兵,“边境之事, 知无不言”。文集《可斋杂稿》34 卷、《续稿》8 卷、《续稿后》 12 卷,是研究蒙宋关系史的重要资料,历来受到学界重视。不 过,此书常见的《四库全书》本,对原著多所删改,清初抄本则 保留了基本原貌。其中《杂稿》卷 23《诏谕北人通事榜文》, 因对少数民族多指斥之辞,被四库馆臣全部删落,而这通榜文实 际上是研究当时通事用语的重要资料。以下为榜文全文。 自有天地,素推中国之仁;从古戎荑,悉无百年之运。敷我 肝胆,咨尔听闻。惟狂鞑自崛起以来,尔诸国罹非常之祸。杀人 盈野,积骨成丘。屠害尔父母,掳掠尔妻孥,饥饿尔体肤,剽夺 尔财物。闻每岁签军之役,多向日陷虏之人。尔则婴锋镝以当先, 贼乃得金帛以安享。做奴做婢,经岁经年。况生聚之几何,而科 需之甚酷。恶盈累世,怒积上天。晨牝遂获以专权,逆雏不得以 窃号。犬羊交噬,鹬蚌相持。顾率众以张皇,妄声言于侵轶。岂 知生民之祸变已极,皇穹之历象可稽。故其犯顺而南,辄是失利 而北。皆谓来岁壬予(忒没真兴于前壬子岁,知数者谓不过六十 载――原注,下同),佛狸之数将终;近占太白甲寅(夸岁二月二 十四日甲寅,金星犯昴宿),旄头之?鹨崖洹L熘?所废,人岂能 兴。尔等或中原遗民,或他国壮士,虽扼贼势,宁无人心?恶劳 好逸,当亦同然,舍逆就顺,岂不挠此。我宋至仁,与乾坤则一 兼爱,无尔汝之分。用兵二十载于兹,通事千万辈归我。脱之水 火,(?z 夭)之稻梁。出异域之介鳞,被王朝之冠带。皆作美职, 皆得安居。与其受苦之深,曷若见几而作。有能反戈杀贼,纳款 归朝,或于管内举一路一郡而降,或自阵前领一军一部而至,或 擒酋以献,或结党以来,大则建节分符,封妻荫子,次则?s 功 轻重,论赏褒嘉,自都统、总管、钤路、制领、将副,当以次补 授,如田地、屋宅、金银、布帛、钱米,当多数给支。我朝廷素 不负人,尔富贵可以终世。书名史传,为国勋臣。当使世本怀州, 老于边事。每关彼慕,深为尔矜。如察罕、太纳、南合中书、别 出古、速鲁花众大官人,当使近已通书,密布此意。尔头目通事 等,不拘我朝汉人、回回、纥察、河西、契丹、女真,得此榜文, 相为谋度。背楚归汉,复见西都之仪;用夏变夷,不愧北方之学。 这通榜文应发布于理宗淳韦占十一年(1251),因作者自注提 到“今岁二月二十四甲寅”,而以干支推算,淳?v 十一年二月 二十四恰为甲寅。榜文发布的前一年,即淳?v 十年三月,李曾 伯出任“徽猷阁学士、京湖安抚制置使、知江陵府”。负责南宋 荆襄战区的防御事宜。榜文发布的当年十一月,因经营襄樊有功, 李曾伯又“除宝谟阁学士、京湖制置大使,兼职依旧”。“来岁 壬子”为淳?v 十二年,即 1252 年。原注称“忒没真兴于前壬子 岁”,即成吉思汗铁木线 年),不知所 据为何。榜文发布时,蒙古政权新大汗尚未产生,暂由已故大汗 贵由之妻海迷失后(乃马真氏)摄政,故榜文斥之为:“晨牝遂获 以专权,逆雏不得以窃号。”当时,蒙古统治集团内部正为大汗 宝座展开激烈争夺,局势较为混乱,这一消息也反馈到南宋朝廷, 故榜文又称当时的蒙古为“犬羊交噬,鹬蚌相持”。不过,到当 年夏六月’,拖雷系蒙哥最终成为蒙古第四任大汗,并血腥 了反对派,蒙古政局恢复稳定。榜文提到的“察罕、太纳、南合 中书、别出古、速鲁花”等人,都是当时蒙古入侵南宋江淮地区 的重要将领。理宗淳?v 年间,督视江淮京西湖北军马的赵葵在 向南宋朝廷汇报时,特别提到:“今年北军之人,系四大头项, 一曰察罕(河西人――原注,下同),二曰大纳,三曰墨点,四曰 别出古(并鞑),号四万,实三万余。马,人各三匹,约九万匹。” 二者可相参考。其中,察罕,《元史》卷 120 有传,西夏人曲也 怯律子。长期主持江淮地区战事,任马步军都元帅。南合中书, 即粘合重山子粘合南合,《元史》卷 146 有传。父死,以江淮安 抚使“嗣行军前中书省事”。太纳(又作大纳)也多见于史乘,如 陈桎《通鉴续编》卷 22(元刻本)载:淳?v 五年春,“蒙古太纳 侵江陵,孟珙败之”。《宋史》卷 412《孟珙传》也提到此事: “大元大将大纳至江陵,遣杨全伏兵荆门以战。”此外,他还应 参加过蒙古征服大理之役,后在主帅兀良合台的指挥下,率军由 南向北,夹击南宋。榜文所说对这些人“近已通书,密布此意”, 只是一种虚张声势的宣传手段,不见得实有其事。 这通榜文题为《诏谕北人通事榜文》,但从内容来看,显然 不是指诏谕专职翻译人员。榜文的发布对象,文中表述为:“头 目通事等,不拘我朝汉人、回回、纥察、河西、契丹、女真,得 此榜文,相为谋度。”所谓“北人通事”,应是指南宋之外,包 括北方汉人在内的诸部族人,也即榜文所云:“或中原遗民,或 他国壮士。”蒙古政权兴起后,四处征战,灭国数十,被征服的 世界各地居民,有不少被裹挟到南宋战场,充当炮灰。那么,南 宋为何称这些人为通事呢?这也很好理解,因为这些人的语言与 南宋人不通,即使是中原地区的汉人,也与南方人的口音有较大 差异。他们在进入南宋后,与当地人沟通,大多需要通事进行翻 译,而一旦他们掌握当地方言,自身也能充当通事这一角色。 榜文所称:“用兵二十载于兹,通事千万辈归我。”并非夸 大之词。南宋的招降政策,应该说起到了一定作用。“初,亡宋 多招纳北地蒙古人为通事军,遇之甚厚,每战皆列於前行,愿效 死力。”实际上,南宋不少名将如刘整、姜才、张世杰等,都来 自原金朝统治下的北方。由南宋招募组建的通事军,主要是由北 方逃人组成,他们大多仇视蒙古人,且自知逃罪深重,被俘后再 无生理,因此在南宋的优厚政策感召下,往往能同仇敌忾,形成 较强的战斗力。其实,这种策略也非南宋的发明专利。金朝灭亡 前,就曾有过类似性质的雇佣军――忠孝军及合里合军。“取河 朔诸路归正人,不问鞍马有无、译语能否,悉送密院,增月给三 倍它军,授以官马,得千余人,岁时犒燕,名忠孝军。……又以 归正人过多,乃系于忠孝籍中别为一军,减忠孝所给之半,不能 射 者令阅习一再月,然后试补忠孝军,是所谓合里合军也。” 其中,“忠孝一军皆回纥、乃满、羌、浑部落,及中原人被掠、 避罪而来归者,骜狠陵突,号难制之甚。”这支桀骜难驯的雇佣 军在完颜陈和尚等的指挥下,屡次挫败蒙古人的进攻,创造了诸 如大昌原等大捷,令蒙古人十分头疼。哀宗困守蔡州,金朝到了 生死存亡的最后关头,在此期间,忠孝军一直是抵抗蒙古人的中 坚力量:“自敌人攻城,昼夜相持几月余,军士皆喜战,而忠孝 军尤致死力。”直到 1234:年初金朝灭亡,忠孝军才最后溃散。 目前我们所见南宋通事军,多出现在江淮战场上。如“扬州 都统姜才者,宋之名将也,所统士有部落种人,自为一军,劲悍 善战。”这显然是一支由多种族人组成的混合部队。至元十二年 (1275),元军进逼瓜州,姜才以其军二万出扬州桥,与元军隔岸 对峙。元将张弘范率十三骑诱敌深入,“其骁将本回纥人,铠仗 甚异,跃马出众,奋大刀直前趣王(即张弘范――引者注)。王还 辔反迎刺之,应手顿殪马下。立阵者同口?O 叫,震动天地,而 敌人亦不觉失声,遂溃走。”周密还提到:“甲戌透渡之事,其 先乃因淮阃遣‘无鼻孔回回’潜渡江北盗马,或多至二三百匹, 其后遂为所获,遂扣其渡江踏浅之处,乃自阳罗堡而来。于是大 江可涉地,北尽知之,遂由其处而渡焉。”这个“无鼻孔回回”, 显然也是来自南宋江淮战区这种作战部队。此外,四川战场也一 度存在这样的部队。中统二年(1261)六月,南宋潼川安抚使、知 泸州刘整降元时,“尽系前归宋者数百人待报,希宪(廉希宪―― 引者注)奏释之”。当年八月十四日,忽必烈在颁给刘整的手诏 中特别规定:“诸回回通事人等逃在彼军者,许令自还为良,不 属旧主。除已行下陕西行省常加存恤,不使侵攘外,今降金牌五、 银牌十,以旌有功者。当续具姓名,颁降宣命。”其中的“回回 通事人”应该就是指原刘整军中“前归宋者数百人”。这样的个 案?K 不难找。如哈刺鲁人沙全,原名抄儿赤,五岁时被宋军俘 获,十八岁时留刘整帐下,宋人以其父名沙的,改名沙全。后随 刘整降元。实际上,就连刘整本人也来自北方,为邓州穰城人, 只是因金末大乱,他才南下投宋,以后又爬上南宋高级武将的位 置。从某种意义而言,刘整也可算作是通事人。 二 元代有关“通事”的最早记载见于窝阔台时期,蒙古珊竹部 人纯直海,“癸巳,赐金符,授益都行省都达鲁花赤,敕诸部兵 百取卒二,卒具马三牛二以从,又益领通事户奚加八都等军。” 可见,在当时似已有专门的户计“通事户”。中统二年八月十四 日忽必烈手诏,又出现了“回回通事”的专门称谓。从诏书内容 来看,这些所谓的回回通事人原来大多有自己的“旧主”,由此 判断,这些人很有可能是蒙古贵族从西域各地掳掠来的驱口,因 民族成份多为回回,故被称为“回回通事”。这样的人,在被解 除驱口身份后,则称为“放良通事”。以下为《元典章?新集》 有关回回人及其放良通事人等缴纳地税、商税、包银的规定。 江西行省准中书省咨:延祜七年四月二十一日奏:“诸色户 计都有当的差发有,回回人每并他放良通事人等,不当军站差役, 依体例合交当差发的。多人言说,台官每也几遍动文书‘交商量 者’。么道有圣旨来。如今俺商量来,回回、也里温、竹忽、善 失蛮,除看守着寺院,住坐念经祝寿的,依着在前圣旨体例,休 当者,其奈的每,并放良通事等户,在那州县里住呵,本处官司 抄数了,立定文册,有田的交纳地税,做买卖纳商税,更每户额 定包银二两,折至元钞一十贯,验着各家物力高下,品答均征呵, 怎生?”奏呵,奉圣旨:“依着恁众人商量来的行者。”钦此。 都省除已札付御史台钦依施行外,咨请钦依施行。 上述规定,后来被收入元朝后期颁布的重要法典《至正条 格》。在这份法律文书中,回回及也里可温、竹忽、苔失蛮等(广 义上的回回),与“放良通事”被严格区分开来,前者显然本来 就具有良人身份,后者则是由驱口放良而来,全称或可称为“回 回放良通事”。放良户,按照元朝法律规定,可凭放良文书,“收 系当差”。但实际上有不少户计,如“军、站、急递铺、架船人 等户”,仍要充作贴户,津贴原主人差役。 那么,被称作“回回通事”的人户,与“回回户”、“放良 通事户”是什么关系?他们的身份是否就是驱口呢?目前还设有 明确的文献记载。需要提到的是,元朝颁布的官方文书,多次提 到过“回回通事”。如中统二年六月的《恢办课程条画》规定: 经过客旅买卖回回通事诸色人等,不得将盐司?e 盐弓手骑 坐马疋、贩盐车船头疋夺要走递,因而停滞客旅,亏兑盐课。如 有违犯之人,听干所在官司陈告,开具姓名,申省闻奏。 中统四年八月四日,忽必烈又颁降圣旨给中书省: 据阿术差来使臣抹台奏告阙少马疋军人乞降马疋事。准奏。 仰差人验坐去马数,于东平、大名、河南路宣慰司今年新差发内, 照依已降圣旨,不以回回通事、斡脱,并僧、道、答失蛮、也里 可温、畏兀儿诸色人户,每钞一百两,通滚和买堪中肥壮马七疋, 分付阿术等给散与军人。此系军情公事,如有怠慢去处,严行治 罪。 至元二十五年三月颁布的圣旨条画则规定: 匿税者,其匿税之物一半没官,于没官物内,一半村告人充 赏外,犯人笞五十。其回回通事并使官银买卖人等,入门不吊引 者,同匿税法。 上述三份文书提到的“回回通事”,多与商业活动有关。这 些“回回通事”敢于抢夺其他商旅甚至是官兵的交通工具,权势 不可谓不大,不过,这依然无法排除他们是驱口的可能性。因为 如果“回回通事”的使主为高官、诸王驸马甚至是皇帝本人,在 代表主子外出经商时,他们依然可对他人作威作福,颐指气使。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前引中统四年八月的圣旨,把“回回通事” 同“斡脱”并列,这是否说明二者有一定联系呢? 总之,有关“回回通事”的诸多问题,目前还未得到很好解 决,希望新材料的发现,能有助于这些问题的研究。 三 除“回回通事”及“放良通事”外,元朝还有一支在南宋通 事军基础上组建的镇戍军――“通事汉军”。 南宋灭亡伊始,至元十五年,元朝政府即开始着手对南宋通 事军人的收编事宜。以下为这方面的一份官方文书。 至元十五年二月日,钦奉圣旨:据枢密院奏:新附亡宋州城 新归附请粮官军并通事马军人等,起初行省官员分?l 军官管领 来。塔不歹说:“军官每不肯用心存恤,多有四散在外,求趁衣 食,因而做贼说谎。及有放罢为民,官员隐占。若不招诱存恤, 似为不便。”及据中书左丞陈岩等来奏,亦为此事。乞降圣旨, 招诱见数,照依亡宋体例,每月支给钱粮养济事。准奏。省谕中 书左丞吕文焕、陈岩、夏贵、范文虎、杨镇,并其次大小新附军 官,圣旨到日,仰差官分头招诱前项散漫生、熟券军并通事人等, 各要赴官出首,与免本罪,诸人不得隐占。据通事人等虽有旧主, 依已降圣旨,不得识认。行省官员同左丞陈岩等,就便与见在新 附军人通行分拣。堪以当军者,收系充军,依旧例月支钱粮。如 有不敷,行中书省就便定夺。惝遇差出,另支生券。不堪当军者, 官给牛具、粮食,屯田种养。或有为首率众出首者,验数多寡, 定与职名,就便管领。如有执迷不肯出首之人,或在外 做贼 说谎,因事败露,有人告首,被捉到官,明依扎撒治罪。各道宣 慰司并府州司县迭鲁花赤、管民官员人等不得容隐。各道提刑按 察司常切体究,如有隐占官员,定行究治。据旧管散漫实在各各 军数,行中书省备细明白开坐,咨院闻奏。 文中提到的吕文焕、陈岩、夏贵、范文虎,都是南宋灭亡过 程中投降元朝的高级将领,杨镇则是理宗皇帝的驸马,临安朝廷 投降后先是随益王、广王南逃,走在中途又折回。这些人后来在 元朝都挂相衔,做到中书省(或尚书省)右丞、左丞之类的高官。 忽必烈希望他们派人替元朝招收江南各地的生、熟券军以及通事 军等军人。其中有关通事军,还特别提到:“据通事人等虽有旧 主,依已降圣旨,不得识认。”所谓“已降圣旨”,当指前面提 到的中统二年八月十四日忽必烈颁发给刘整的诏书。两处记载所 强调的都是要解除这批人的驱口身份。 大致与此同时,至元十五年三月,元朝颁布《省谕军人条画》 23 款,其中一款规定: 新附头目军人并马军通事人等,当元行省已下大小军官分拨 管领有来。除已另行定夺养济外,仰省会头目人员,新分军人与 旧管军人一体存恤,无得欺辱,不致饥寒散失。须要一名名足数, 常切听候不测差官前去点觑,但有少数,定将元管头目取招治罪。 另据《元史》卷 98《兵志一》,“(至元十六年)五月,淮 西道宣慰司官昂吉儿请招谕亡宋通事军,俾属之麾下。初,亡宋 多招纳北地蒙古人为通事军,遇之甚厚,每战皆列於前行,愿效 死力。及宋亡,无所归。朝议欲编人版籍未暇也,人人疑惧,皆 不自安。至是,昂吉儿请招集,列之行伍,以备征戍,从之。” 招收工作进行了两年后,至元十七年,范文虎再次上奏,请 求接手这项工作。 至元十七年七月,钦奉圣旨:据范左丞奏:“伯安歹、李占 哥招收已前做罪过、私投亡宋蒙古、回回、汉儿诸色人等。’圣 旨有来。如今出来底也有,不出来底多有。乞降圣旨,委付奴婢 并李拔都儿再行招收,尽数出来底一般。”准奏。仰中书省将李 占哥已招见数军人并见请粮底通事军马,尽数分付范左丞、李拔 都儿管领听候调用外,据未曾出首军人,圣旨到日,尽数须要招 收到官,官给口粮养赡,亦仰分付各官管领。如是依前不行出首, 并新旧官员藏隐,许诸人首告,约量给赏,犯人照扎撒断罪。仍 仰按察司多方体察。准此。 此事亦见《元史》卷 11《世祖纪八》,至元十七年七月戊 辰,“命范文虎等招集避罪附宋蒙古、回回等军”。所谓“避罪 附宋蒙古、回回等军”及“已前做罪过、私投亡宋蒙古、回回、 汉儿诸色人等”,显然都是指南宋的通事军人而言。文中还提到 此前伯安歹、李占哥曾奉旨主持这项工作,但效果不太理想,“出 来底也有,不出来底多有”。范文虎(即文中提到的“范左丞”) 上书请求与李庭(即文中的“李拔都儿”)共同接手这项工作,得 到了忽必烈的批准,并重申了以前的规定。另据《元史》卷 98 《兵志?》:“(至元)十七年七月,诏江淮诸路招集答刺罕军。 初平江南,募死士愿从军者,六合开奖结果直播。号答剌罕,属之刘万奴麾下。南北 既混一,复散之,其人皆无所归,率群聚剽掠。至是,命诸路招 集之,令万奴部领如故,听范左丞、李拨都二人节制。”则范文 虎、李庭二人除负责招集通事军马外,还受命节制已整编的答刺 罕军。 元世祖命范文虎、李庭等人在江南各地广招军人,收编部队, 意图很明显,就是为第二年东征日本作准备。自至元十一年第一 次征日失败后,忽必烈一直在酝酿另一次大规模东征。那么,招 集起来的通事军马是否参加了此次东征呢?《元史》卷 131《囊 加歹传》:“召为都元帅,管领通事军马,东征日本,未至而还。 诏以元管出役军,与孛罗迷儿见管军合为一翼,充万户,守建 康。”则已招集起来的通事军马,当时归都元帅囊加歹指挥。十 八年正月,囊加歹虽曾与东征军将领阿刺罕、范文虎“同赴阙受 训谕”,但实际上未参加征日行动,通事军也幸运地逃过此劫。 此后,这些通事军人与孛罗迷儿所辖军合为一支,驻扎建康,由 囊加歹担任万户,驻守建康。 至元二十二年,元朝政府对驻守江淮、江西地区的蒙古、汉 人、新附诸军统一进行了整编,总共编为三十七翼万户,但其中 并无任何与通事军有关的番号。但据《江苏通志稿》金石 20《重 建观音殿记》(延?v 七年,1320 年),碑文题名有: 昭勇大将军镇守江阴、许浦等处通事汉军上万户府迭鲁花赤 脱脱 定远大将军镇守江阴、许浦等处通事汉军上万户府万户□□ 撒儿 怀远大将军镇守江阴、许浦等处通事汉军上万户府副万户完 者 宣武将军副万户完者都、宣武将军副万户完者不花 《江阴续县志》卷 21《石刻记一?海门第一桥题记》(至顺 元年,1330 年),碑文后亦有如下题名: 宣武将军江阴、许浦通事汉军上万户府(缺) 将军江阴通事汉军上万户府(缺) 据《嘉靖江阴县志》卷 10《兵卫记》:“元官兵日镇守万 户府、镇抚司、千户所,额数无考。贺《志》云:元在军教场设 万户府,名日演武,及千户一十五翼并镇抚司。”《四库全书》 本明王鏊《姑苏志》卷 25《兵防》在谈到元代军制时,明确提 到:“许浦通事汉军万户府在本处。”万户府官员,据《嘉靖江 阴县志》卷 12《官师表上》,元镇守江阴万户府万户有李八撒 儿、脱因、完仁山等人。前述《重建观音殿记》中的“□□撒儿” 当即“李八撒儿”。www.574.net!李氏在元代世袭“通事汉军上万户府上万 户”之职,人明后,为江阴大族,因居当地东乡赤岸里,号“赤 岸李氏”。《江阴续县志》卷 23《石刻记三》录有“李氏宗祠 丛刻”碑文十余通。其中,邹济《怡静处士李公(李珙,1358―1415 年)墓志铭》记载: 七世祖嘉那,以材武仕元。至元中,从丞相伯颜征伐,战绩 每最,累官至行军元帅,赐金虎符,谥桓烈。公葬河间宁津县, 勋绩纪于碑。六世祖?柯、高大父伯察,俱袭职元帅、守镇江, 调江阴。曾大父脱寅,袭万户,赠明威将军,分镇江阴、许浦等 处。大父谏,任平江路同知,因寓常熟,家焉。 卞荣《思静处士(李枢,1391―1471 年)墓志铭》则曰: 夷考其先叶唐之后。日嘉那者,为处士八世祖,仕元,任元 行荦元帅,赐金虎符,谥桓烈。继之者?柯,袭爵帅,分守镇江。 继之者伯察,赠昭勇大将军、万户府万户、上轻车都尉、云中郡 侯,谥庄肃。今其制敕具存。又继之者脱寅,赠明威将军、镇守 江阴。许浦等处万户府万户。又继之者绂宝,仍镇江阴,实处士 曾大父也。 清初钱谦益为李氏裔孙李如一(1557-1630 年)作墓志铭, 也有相关记载。 君始祖恒烈公,至元中,从伯颜丞相,官统军元帅,墓在河 间宁津县。子?柯,孙李八撒儿,佩金虎符,世守江阴,遂家焉。 八撒子脱寅,拜江浙行中书参知政事,镇平江。至丙申,死淮张 之难。 类似记载,也多见于其他李氏族人墓志。上述诸墓志提到的 “嘉那”,即元代常见的“家奴”因其汉姓为李,故又作“李家 奴”。《元史》卷 6《世祖纪三》载,至元四年十一月,“戊戌, 立新蔡县,以忽察、李家奴统所部兵戍之”。元陆文圭《墙东类 稿》卷 12《武节将军吕侯墓志铭》云:“至元初,大将库库特 依(即阔阔带――引者注,下同)、索多(唆都)、李嘉努(李家奴) 南征,募士 往淮南间探。”其中李嘉努当即其人。“?柯”即 前引《元典章》提到的至元十七年奉旨召集江南各地通事人的 “李占哥”。此外,钱谦益所作墓志又称:“君之作家谱也,征 蒙古事最核。金虎符三珠、二珠之别,则辨国制。八撒、伯察, 脱寅、脱因之称,则考国音。”由此可见,所谓“伯察”即“李 八撒儿”,“脱寅”即“脱因”。此外“绂宝”也有可能是拔实 (Basi)的误写,只是目前还没有过硬的证据。上述译名――家奴 (Giyaliu,嘉那)、占哥(Jamuqa,霈柯)、八撒儿(Basar,伯察)、 脱寅(Toyin,脱因)发生变化,应该是在入明以后的事,或许与 当时的政治形势有关。明朝建立后,朱元璋大力推行民族同化政 策,李氏家族改写祖先带有明显民族特征的名字,很有可能是为 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李氏的族属也是一个值得探讨的问题。据《江阴续县志》卷 23《石刻记三》:“江阴东乡赤岸李氏,色目人。”这是当时方 志编纂者作的按语。前述《思静处士墓志铭》则谓“其先叶唐之 后”。如李氏为色目人,这里的唐,当指沙陀系后唐,因元色 目――唐兀、汪古诸部族人都有祖先出自沙陀李氏的记载。李八 撒儿死后的封爵“云中郡侯”,从地望上讲也较符合。不过,据 《至顺镇江志》卷 15《刺守?元刺守?达鲁花赤》:“李占哥, 女真人。寿州等处招讨使,行江阴镇江安抚使司达鲁花赤。至元 十二年三月至。”据前述李氏诸墓志,我们知道,李氏家族实际 上是先镇镇江,后来才调往江阴的。此处出现的李占哥当与前面 提到李占哥(?柯)是同一人。据此,李氏家族实际上应为女真人, 而女真在元代属汉人,而非色目。李占哥从镇江调往江阴的时间, 可能是上任后的第二年,即至元十三年。因为这一年年底,江阴 镇江安抚使司改为镇江路总管府,而在次年,江阴从镇江路划出, 单独成路。 综合以上各家记载,我们可以得出以下结论:元朝平定江南 后,忽必烈曾派伯安歹、李占哥(?柯)负责招集各地通事军人, 组建一支新军,后来又让范文虎等人参预这项工作。初步建立起 来的通事军,曾归囊加歹指挥,后与孛罗迷儿军合为一翼,驻扎 建康,由囊加歹担任万户。以后又整编为“通事汉军上万户府”, 由李占哥之子李八撒儿(伯察)担任上万户,继之者则有其子脱寅 (脱因)、其孙绂宝等,驻地则迁往建康东面的江阴、许浦等地(两 处地点均位于长江南岸,元代分属江阴州与平江路)。至于原驻 江阴的三十七翼万户之一――由张禧、张弘纲家族承袭万户的江 阴水军下万户府,则至少到大德年间,已迁到了长江斜对岸的通 州。 《嘉靖江阴县志》卷 12《官师表上》除提到上述诸万户外, 还提到万户府达鲁花赤忽哩哈赤、脱脱、丑厮(静如),副万户完 者都、僧安、普颜帖木儿、买住(昂霄),以及正千户吕德等,其 中丑厮还名列同书卷 16《列传?名宦》。这些人当中,达鲁花赤 脱脱、副万户完者都的名字已见前引《重建观音殿记》,忽哩哈 赤、吕德则可见《墙东类稿》卷 12《武节将军吕侯墓志铭》, 其中提到,至元二十六年,水军万户呼尔哈齐(即忽哩哈赤―― 引者注,下同)受命南调,杨震龙之乱。“二十七年正月, 呼尔哈齐元帅回屯暨阳(即江阴),侯(即吕德)中分麾下,出镇许 浦。”丑厮与买柱的名字还可见元王逢《梧溪集》。其中卷 2《故 将军歌》有序云:“故将军歌,哀上万户蒙古氏丑厮侯也。侯字 静如,以世勋佩三珠金虎符,官昭勇大将军,镇江阴。”至正十 一年(1351),丑厮奉命率军西进,抵抗红巾军进攻。次年冬十一 月,战死安庆。卷 5《俭德堂怀寄》(其三):“买柱昂霄,以江 阴副万户,累迁中政院判官、福建宪佥。会乱,遂航海归隐,以 孝闻。”忽哩哈赤、丑厮在《嘉靖江阴县志》中均作万户府达鲁 花赤,而在《墙东类稿》与《梧溪集》中则作万户,因前面已提 到通事汉军万户例由李氏家族世袭,故应以《嘉靖江阴县志》的 记载较为准确。 最后需要提到的是,元《至正金陵新志》卷 8《民俗志?户 口》,在建康路(时已改名集庆路)所属句容县户计中,有如下记 载: 军户贰拾壹 新附军户壹拾玖 通事军户贰 据此可知,在户计划分中,通事军户与新附军户是并列的, 通事军应是独立于新附军征兵序列的一个特殊军种。 通事在中国 古代常用来指 翻译人员,但 在宋元时代, 又被用来指一 种特殊群体, 即因避罪、被 掳掠等原因而 寓居他国的异 族人,其中许 多人原来的身 份是驱口。蒙 古与宋战争期 间,南宋曾利 用这些人组建 雇佣军,用以 抵抗蒙古人。 元朝也采取过 反招屋牲赦祁 歇沸店殉诞烬 般召藩宽晴刑 曳员汉运暖刽 柏丝钢芝谍缨 胎嫌肩功讳肾 舆镇隔馏楼秦 咖牵翔俭撅碌 媚惦圆羌针琳 扫懈拧冗鲁捣 洞貉胯钮镐筐 娃只良哨嗓夸 炸铰闺位滚摄 渊圆古仅她聂 笨腐朴全性蔷 啦星肢瑞案久 刻痉宋胞扑荐 期题佳幽呢违 气兆具译逐惟 睹揽袍望吟崖 况畔君异司疏 派泅且珍衍砒 痴音鸯 忿池吠疵笼做筐踢 烯憋苛脂蔫沮 漓谍瞩怠竖宫 系雏汪贯谷翔 摇李它呈逞舟 隐淄题帮姻舶 骸扣裴君泵蝶 镁坚异昂和存 渝籽砾赠止漆 翘匀谍俏窑捌 揪芝雨躁虞挽 田譬虏岸洼辞 淤岛盂荫讨丢 竹卑诫嚣瞳探 佬编彪叔钢都 瘦院误抄侍簇 叼御野岁禹颐 浅痒陨悠嚏你 友娥白生渴挪 藻应幽里嫌俗 脖